童年趣事乐陶陶

2022年06月 20日 08:21 | 来源: 扬州晚报-扬州网 | 扬州网官方微博

■幽 谷

珊是讲故事的能手。说起童年,她似乎又回到了童年,那些浪花细沫,颗颗如珍珠,粒粒皆饱满。我美滋滋地欣赏着,咀嚼着,把玩着,生怕一松手那些美好的片断会被浪潮卷走。

珊出生在一个读书人的家庭,自小比其他孩子认字读书早。入学时在班上年龄最小,但聪明有灵气,长得讨喜,老师让她当了舞蹈领队。学校举办中秋联欢会,她领着小天使们跳完一支舞,一窝蜂从舞台左侧下了台,突然想起老师交代要从右侧下去,又立马带着一队人从左侧返回来再从右侧下去,引得全场哄堂大笑。她们的《采茶舞》《彩蝶舞》《彩绸舞》,常常被镇上的文化馆调演。每次演出结束,小天使们不肯回家,就相互串门,带着艳妆满大街招摇,收获无数路人羡慕的目光和啧啧赞美。她们最喜欢去的是胖丫家,她家开包子店,店堂后院有一口紫色大砂盆,上面盖着厚重的木盖,里面装着做包子的红豆沙。胖丫招待大家,玩一阵就揭开木盖,让大家把小手伸进豆沙盆刮一指头。胖丫每回刮两次,大家只刮一次,但都认为很公平,因为豆沙是她家的。

因为跳舞出了彩,到了三年级,与海军叔叔搞联欢,学校决定由珊代表全校少先队员上台献花,专门为她量身定制了海军服、海军帽。那样的闪亮登场,让她大红大紫。不久学校少先队换届改选,很多高年级同学跑来问她:“你叫什么名字?我们选你。”她被选上了大队长。这本来是高年级学生才能担任的职务。她那时真有天降大任的感觉,处处带头领先,母亲夸她:“比我们的居委会主任都当得好!”

六年级时,发生了一件不愉快的事,她竟然动手打了人。那个年代,班上的男女生互不来往,即使同桌也不多讲话。可是珊做不到,她是班长,是班主任的助手,每天免不了与很多男生打交道。如果在同一天连续两三次与同一男生说话,班上就有人带头起哄。这一天又来了,珊忍无可忍,冲上去揪住那个脑壳上拖着小辫子的“家伙”搧过去一巴掌,教室里一下子安静下来。回到座位上,同桌告诉她:“惯宝宝虽然声音大,但不是他起的头,他只是附和。”珊特别后悔,下课后跑到惯宝宝座位边,对他说:“对不起,我打错了。”本来珊很担心惯宝宝的姐姐会报复她,因为他们姐弟俩同班。后来班主任讲话了,倡导男女平等、友好相处。一场风波就这样平息了,起哄的情形也从此销声匿迹。

12岁时,珊入了初中。班主任教数学,他生性豪爽,爱吃辣椒,从地里刚摘的生辣椒往衣服上蹭几下就吃了。班主任数学教得好,同年级会考,他教的班总是第一,学生崇拜他。但他爱骂人,无论男女生,谁犯了错就是一顿臭骂,学生又怕他。初二时,他要求学生每天写日记,收上来交给他看,这是干了语文老师的活儿,同学们有些不理解。每天要写,写什么呢?有一天,珊大着胆写出一篇“冒死谏”。指出他乱骂人,不懂得做思想工作,建议他好好改正。日记写好后,她有些害怕起来:“这不是找死吗?”马上撕了,却又不甘心,左思右想,想到一个“安全之策”,她把日记中的文字换成四角号码,写成“密码日记”。日记本交上去了,珊每天走进教室心里都敲着小鼓,可是没见到班主任有什么异常反应。后来别人的日记本发还了,她的日记本被扣下了。一天放学时,班主任把珊叫到办公室,尴尬地笑着说:“日记本还给你,我翻译出来了,谢谢你提的宝贵意见,这是我从日记中获得的最大收获。”班主任尔后又说:“你善于治病救人,将来可以学医。”珊感激地点点头。从此班主任再没骂过人,要发火时就清嗓子咳嗽,看出来他是在克制自己。


责任编辑:进展

扬州网新闻热线:0514-87863284 扬州网广告热线:0514-82931211

相关阅读:

声明:凡本网注明来源为“扬州网”或“扬州日报”、“扬州晚报”各类新闻﹑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,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。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;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,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。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,以便寄奉稿酬。

隔壁的姐妹们韩语中字在线看